雄安新区空间发展的三种形态探析(上)
[摘要]
雄安新区在京津冀城市群发展中居于关键位置,其城市发展空间充裕。雄安新区城市空间构建应当坚持“生产空间—生活空间—生态空间”三位一体协同发展,实现生产空间集约高效、生活空间宜居适度、生态空间蓝绿交织。从生产空间看,应当围绕高新高端产业发展、特色文化产业发展和公共服务事业体系三个方面进行产业结构空间布展。从生活空间看,应当以原住民、疏解于此的北京人、国内外精英人群的安居乐业为核心,重点解决好原住民的就业、文化生活、消费等民生问题。从生态空间看,要统筹生产、生活和生态空间,实现三者的有机融合,致力打造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强化生态空间立体开发,建设山清水秀的美丽家园。
[关键词]
雄安新区,空间发展,形态探析

雄安新区在京津冀城市群发展中居于关键位置,其城市发展空间充裕。雄安新区城市空间构建应当坚持“生产空间—生活空间—生态空间”三位一体协同发展,实现生产空间集约高效、生活空间宜居适度、生态空间蓝绿交织。从生产空间看,应当围绕高新高端产业发展、特色文化产业发展和公共服务事业体系三个方面进行产业结构空间布展。从生活空间看,应当以原住民、疏解于此的北京人、国内外精英人群的安居乐业为核心,重点解决好原住民的就业、文化生活、消费等民生问题。从生态空间看,要统筹生产、生活和生态空间,实现三者的有机融合,致力打造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强化生态空间立体开发,建设山清水秀的美丽家园。

设立雄安新区是中央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大决策部署。雄安新区地处京津保腹地,发展空间充裕,具有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天然条件和区位优势。雄安新区城市空间创建应当遵循全新的国土空间开发模式,即坚持“生产空间—生活空间—生态空间”协调发展、三位一体,达到“生产空间集约高效、生活空间宜居适度、生态空间山清水秀”。生产、生活和生态空间的地位作用在经济发展不同阶段有所不同。一般而言,工业化阶段,生产空间主导并获得长足发展;后工业化阶段,生活和生态空间逐步占据主导地位。雄安新区建设应当把握后工业化时代的特点,坚持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方向,统筹城市空间布局与管理,实现生产、生活和生态空间的互补互融、协调发展。

1 建构集约高效的雄安新区城市生产空间

雄安新区要想成为世界级的创新中心和高新产业中心,取得引领京津冀乃至全国发展的新增长极地位,关键是要自我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优势产业,也就是说,不仅自身要打造成为创新驱动的中心,而且要成为北京高新技术成果转化的集中承载地。为此,“既需要雄安新区资源禀赋和国家政策支持等硬件条件,又需要依托雄安新区社会历史文化等软件条件,以及历史机遇的可遇不可求”。未来雄安新区城市生产空间应以高新高端产业、特色文化产业和公共服务产业为主,形成三大支柱支撑的城市产业空间格局。

坚持信息化与工业化相融合,发展高新高端技术产业,推动产业体系升级优化,构建集中高效的生产空间,打造高精尖经济体系

通过高新技术革命构建新产业体系是实现区域迅速崛起的最佳路径。当前,以移动网络应用为先导、以现代信息技术智能产业深度应用为支撑的新技术革命蓬勃发展,信息化与工业化的融合成为新产业革命的主要特征。从国际产业发展趋势看,新能源成为新兴产业发展的重点,智能制造日益普及,新信息技术群渗透到生产和生活空间,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雄安新区要发展成为京津冀乃至中国北方的新增长极,必须走在新一轮高新技术革命前列,抢占全球产业链体系的有利位置。借助国家行政力量和有效市场调配,实现生产要素快速集聚与新产业体系快速成长,通过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带动河北省产业结构升级,实现京津冀要素空间分布优化与更大范围的包容性增长。实现以高新技术产业主导雄安新区平地起新城建设愿景,必须启动创新驱动型产业发展规划,着力打造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先导区。目前,河北与京津产业落差梯度过大,产业承接层次低,如第一产业集中在菜蓝子、米袋子;第二产业集中在高耗能、低附加值类产业;第三产业集中在物流、旅游等。高新技术产业的承接缺乏产业、环境、政策的配套。雄安新区疏解北京高新技术产业,对于北京一方由于可能影响税收等因而疏解动力不足。所以,制定合理的税收分离政策,能够更加确保提升北京的疏解动力。对于雄安新区一方而言,则应当积极创造承载高端高新技术产业的有利条件。

以文立城,以产兴城,大力发展具有地域特色的文化产业,着力打造“大文化”视野下京津冀文化产业前卫区、国家文化产业发展引领示范区

文化建设是雄安新区建设的基本内容,未来雄安将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文化创意中心。为此,要加强顶层设计,以文立城、以产兴城。雄安新区文化产业要在“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高点定位,应当立足京津冀、着眼全中国、面向全世界。它不是对雄县、安新、容城三县传统文化内涵用现代手段的提升,而是应当按照科技、生态、宜居等要求来构建全新的文化业态。雄安新区的文化建设应该坚持传统与现代的有机结合、科技与文化的深度融合、文化产业与公共文化的相互渗透。公共文化中涉及产业的合理布局,产业文化也担负着满足公共文化需求的责任。应当加紧制定和实施《京津冀文化产业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努力把雄安新区打造成为京津冀文化产业的前卫区。雄安新区文化建设,既要保护传承开发利用好已有的文化产业资源,又要大胆借鉴国内外新城文化产业建设发展的经验。新区的规划要把文化建设置于突出位置。其一,要对雄安新区历史文脉、文化禀赋进行梳理、提炼和萃取,将既有的文化遗存、民俗文化、文化精神、生态文化作为新区发展的动力源和能量场,留住和传承新区历史文化记忆。要因地制宜,突出特色,实现传统文化产业的转型升级。其二,要放眼世界,借鉴现代文化产业建设发展经验,实现高新技术与文化产业的融合,增强新区文化产业的竞争力和影响力。要把创新驱动、协调发展、开放先行的理念贯穿于文化产业建设全过程。尤其要注重发展数字创意产业和国际文化贸易。其三,要把新区的文化产业发展与地域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结合起来。如,不少学者提出了开发芦苇文化产业的建议。苇编历史悠久,素有“一寸芦苇一寸金”的美誉。白洋淀的芦苇年产量超过7万吨,且皮薄、节长、韧性好,是苇编制品的上好材料。雄安新区的设立将提升白洋淀芦苇画的知名度,新城建设装饰和旅游会增加芦苇工艺品需求。此外,芦苇还具有畜牧、药用、园林等多方面的价值。如果运用高科技手段研发新产品、实现综合利用,芦苇必将成为雄安新区的一笔财富。

重点疏解首都部分非紧密性行政功能、事业单位和企业总部,坚持“输血”与“造血”双轮驱动,高标准建设公共服务体系

设立雄安新区的主要目的是疏解非首都功能,解决“大城市病”难题,探索人口密集地区资源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新路。非首都功能的疏解主要有四部分:一是一般性产业尤其是高耗能制造业。自2014年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以来,这方面的疏解工作已经取得很大成效。如北汽落户沧州、大兴生物医药园大部分迁往沧州产业园。二是专业性批发市场及区域性物流基地。2014年以来,已有390多家批发市场得到了疏解,效果比较显著。三是一般性公共服务业如医疗、教育、卫生等。虽然这些也是重点疏解对象,但却疏解进度缓慢,效果不明显。四是首都部分行政机构、事业单位和企业总部。这部分的疏解工作是雄安新区成立后的工作重点。通过集中承接,对于治疗“大城市病”能够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因为这些非紧密性行政机构、事业单位和企业总部主要在北京城中心区,是交通拥堵、人口超载等“大城市病”的病灶区。教育、医疗等部门的承接,以及行政企事业单位的承接,可以极大地改善雄安新区的公共服务水平和公共管理能力,有助于构建高标准的公共服务体系。为此,要重点加强公共服务领域的社会政策对接,大力吸引人才,培育高端功能。要在调查研究疏解对象对公共服务新需求、新偏好的基础上,推进公共服务体系供给侧改革、建设与发展,一方面,建立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供给机制,实现公共服务供给的灵活性和多元化,积极有效地引导非营利组织、私人企业等参与公共服务供给;另一方面,通过特许经营、税收优惠、合同承包等创新市场化的公共服务供给模式,提高政府公共服务供给的质量与效率。

  
发表评论 您还有200个字可以输入
发表 匿名
已有条评论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8 河北省图书馆 国研网技术支持 建议使用浏览器:IE9.0+、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